中国颠覆式创新:金融科技如何改变15亿中国人的银行习惯?

[全球华视特约记者默涵纽约报道]日前在纽约举行的朗迪金融科技纽约峰会中,以”中国颠覆式创新“为主题的论坛邀请到了小牛资本,向上金服, 和信贷,钱牛牛和现金巴士的企业代表一起讨论金融科技如何改变15亿中国人的银行习惯。
中国的金融科技市场潜力巨大,谈到中国和美国金融科技市场的区别,现金巴士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唐阳表示,现金巴士每天给超过6万名用户提供超过一千元的微额贷款,这已经超过美国业务的数倍了。中美金融科技市场的主要差异在于,中国并没有完整统一的征信平台。中国市场的特点是,有数亿人值得被借款,但由于数据的分散性和征信系统的不完整,银行不能够借款给这些潜在用户。那么通过大数据科技来整合多维度的客户信息,是可以精准预测客户还款概率的。据说一千元的借款市场在中国有七千万人,由此可见中国的市场潜力。
 
在整合非传统数据来提高平台反欺诈能力的讨论中,钱牛牛CTO表示,社交数据的整合在反欺诈方面非常有必要。我们发现欺诈行为通常通过社区的形式聚合在一起,比如qq群和微信群等等。当用户的关系网络在和欺诈社群有重叠的时候,我们会相应的提高该客户行为的欺诈率。我们通过风险定价的方式可以抹平大数定理所定位的欺诈风险。
 
关于大数据概念在平台上的应用,向上金服CEO袁成龙提出,中国的金融基础设施还在完善之中,尤其在征信基础方面。中国的信贷业务多是通过银行来提供抵押贷款,另一种是机构提供的小额信贷。由于数据的分散性,金融科技企业很难获取有质量的客户数据。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积极整合不同类型的数据,并扩充完善现有模型正是金融科技企业增强竞争力的重要关注点。
 
和信贷CEO周歆明有丰富的互联网经验, 周总认为相对于美国,中国有世界上最发达的
无线互联网支付科技,比如微信支付和阿里支付都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中国有更多的个人投资人,相对较少的机构投资人。有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就是现在中国的金融科技企业众多,风险的外部性很强,大家都处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状态。
 
小牛资本CEO Linda Wang是银行界的资深前辈,在谈到银行业和金融科技业的合作趋势问题时,王总认为中国很多个人信贷的需求并没有满足,个贷需求多是使用信用卡业务来满足的。由于政府的限制,中国市场在高风险贷款方面并没有完全开放。关于银行业和金融科技业的区别:首先,客户体验不同,银行有相对严格的准入机制,而金融科技公司提供了相对优秀的服务体验,尤其在手机客户端方面。其次,风险控制方面,很多网贷公司在风控方面还处在起步阶段。第三,整体的系统性管控, 对比银行,很多网贷公司的流动性风险并没有特别完整。
 
其中,向上金服联合瞭望智库发布了《机构厉兵秣马,市场前景可观—中国金融科技(Fintech)行业发展报告(2017)》报告称,中国的Fintech行业已经不再是停留在流量和模式的1.0阶段,而是已经进入到大数据风控、智能投顾、区块链等对于数据、技术创新的2.0阶段。向上金服在发布会上还向全球发出了国际合作和投资项目邀请,通过这种形式开启全球化布局。
 
全球华视特约记者马默涵对话向上金服CEO袁成龙先生
 
马默涵:袁总是LendIt的老朋友了,我知道您上次参与时着重关注了怎样利用大数据来促进p2p的发展并与美国的很多机构和同行交换了对金融科技行业发展的意见和看法。那您对今年的峰会有什么期待呢?
 
袁总:我们是从第二年开始参与LendIt的,今年已经是第四年了。在过去的这几年里,随着更多互金企业进入市场,以及监管规则的落地实施,中国互联网金融的行业环境越来越好了。这次来参加峰会想首先结识一些对中国市场有兴趣的美国互联网金融企业,另一个想法是和在大数据和金融科技领域工作的在美华人进行一些交流。
 
马默涵:谈到和美国的金融科技公司进行潜在合作,是什么让向上金服脱颖而出,从而吸引到美国的金融科技公司呢?
袁总:通过我几次访美的经验,我发现美国公司对中国的国情、政策、和行业环境理解的不够透彻。就中国市场来说,中美企业是可以平等合作的。向上金服是中国的金融科技行业早期发展中少数企业中的一家,并一直在行业竞争中处于中上游。这个特点同时给予了向上金服更多的弹性和诚意来和美国企业进行合作。
 
马默涵:随着中国金融科技行业竞争的日渐激烈,一些企业开始寻求转型,比如增加智能投顾业务,或者投资区块链技术等等,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袁总:智能投顾属于投资业务,而网贷公司属于借贷业务。虽然有一些P2P公司也在拓展智能投顾业务,但是这两种业务所覆盖的客户群体是不一样的。由于行业的迅速发展,散户投资人也在慢慢向机构投资人转变,很多公司包括我们自己也正在尝试拓展不同类型的业务。
Sha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环球时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